请给任志强一次失败的机会 让预言不再成真

来源:华商韬略 2018-04-28 14:38

手机看资讯

传送到手机分享给朋友随身阅读

4月22日,任志强又发表了“精彩”讲话,核心思想依然是,除了有些地方不能碰,“现在是房价抄底的时候”,政策在变相鼓励炒房。

他还给出数据证明,今年一季度是全国平均房价史上涨幅最高的一年。

任志强一直是坚定的房价看多派,多年来,他的预言一直成功。

而此之前的央行降准也被众多舆论认为,将推动房价继续上涨。虽然,央行特别强调,相关金融机构要把新增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并适当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防止信贷资金流入金融机构或房地产。但这种强调对很多“上过当”的人来说,已经是:您可别逗了。

与之对应的是,最近爆出的一条消息:

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透露,著名科学家施一公因为还不起房贷请辞清华大学副校长,转到薪资更高的西湖大学担任校长。

该消息言之凿凿地说,宗庆后称,清华大学每年给施一公48万年薪,但施一公两个小孩都在上学,一年要花60万,自己还在北京贷款买房,需要还房贷,小孩上学费用,加上家庭日常开销,清华的薪水远远不能解决生活所需……

后来,该消息被娃哈哈证实为不实:“宗庆后董事长从未发表上述言论”。

施一公先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他会因为房贷而远远不能解决生活所需的确令人难以置信。

但,“一年48万年薪,房贷,小孩上学费用,加上家庭日常开销,薪水远远不能解决生活所需”,这种算是成功甚至精英的人士,在北上深,应该是不鲜见。

中兴通讯事件,引发了对中国企业为什么不重视科研创新,中国为什么缺乏重大创新的大讨论。纷纷舆情中,不断上涨的高房价普遍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旗帜鲜明地支持这种普遍认为。

当然,这种普遍认为也被旗帜鲜明地反对。

反对者认为,全面焦虑,急于成功,普遍指望赚快钱,赚轻松钱,又缺乏对创新的保护和激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虽然高房价对国人心态的影响是负面的,浮躁、焦虑心态的形成和高房价导致的扭曲的财富观与世界观不无关系,但把中国缺乏重大创新归结于“炒房”,既没有必然的逻辑,又缺乏事实支持。

我以为,反对者故意忽视了一个根本事实:

高房价不只是对国民心态有负面影响,而是对国民生活与生产有深入骨髓的物质与精神掣肘,是“全面焦虑,急于成功,赚快钱,赚轻松钱,又缺乏对创新的保护和激励”的母亲。

与大多数人而言,工作多年买不起一套房子,怎能不焦虑;房子只会越来越贵,房价的涨幅永远高于收入的涨幅,怎能不急于成功,去买个房子,炒房子?辛辛苦苦创新创业,还不如炒房子?我能感受到什么保护和鼓励创新?

2014年,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副台长,时事分析评论员吕宁思曾在他的节目《总编辑时间》中特别分享了一则内容:

“《人民日报》曾刊登文章称写道,似乎在一夜之间,80后一代集体变‘老’了。一群在父母看来还是小孩的80后,在比自己更小的小孩面前大叹‘老了’、‘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这些本该快乐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幸福呢?

西班牙的《世界报》这样回答,说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像力。一位美国教授考察中国后感叹说中国年轻人活得太累,他们的人生只有两个片语:成功和拼搏!”

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成功和拼搏的最大压力与最大动力都是:高房价。

吕宁思感叹,中国的年轻人,都不会享受生活,也不知道要享受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很多人被房子压死了。

差不多4年了,情况还是这么个情况。

国民生活与生产,是决定国家竞争力的基础。高房价的影响,也因此超越普通国民个体的生活与生产,深入影响到“国髓”与“国力”。

持续上涨的高房价,让房子成为不断膨胀的吸金池,推高了经济乃至社会运转的成本,也吞噬了本该用于其他领域的投资和消费,创新创业自然会被挤压。

甚至,这个财富效应还吞噬了本来可以在其他领域做出突出成就的人才,孙宏斌、潘石屹等,如果不给他们做地产的环境,或许真的可以成为伟大的表演艺术家。

过去10多年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是否更早的买了房,这种并不创造什么的财富增长是决定中国普通家庭财富高低,拉开普通家庭贫富悬殊的关键;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大多数中国人都在为房而奔波,并把一生奋斗献给了房子。

还有一个显著特征是,房价上涨带动房地产资产不断上涨,继而带动国家财富增长的这种并不增加国家产业世界竞争力的财富增长,也是我们经济繁荣和财富增长的重要支撑。为了照顾观感,我再加个之一:重要支撑之一。

房子,消耗了大多数国人几十年的奋斗成果,甚至让他们透支了未来几十年的奋斗。

经济日报社编制发布的《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房产净值在全国家庭人均财富中占比高达65.99%,北京、上海等城市甚至高达80%。而在2016年,全国居民房产净值增长幅度达17.95%,增长净额占家庭人均财富增长额的68.24%,在城镇居民中,这一数字则高达75.62%。

房子让国民和国家变得富有,也让国民和国家变得“贫穷”。

富有的是纸上的财富总值,相对贫穷的是日子过起来,企业干起来的生活和生产。

一套房子在那里,值100万,还是1000万,它就是一套房而已,并不给社会创造或增加什么。但一个人如果靠劳动创造让自己的财富从100万变成1000万,这个人一定会通过劳动给社会创造出或增加点些什么?一个小公司从100万变成1000万,这个公司也一定不再是原来那个小公司的实力和竞争力。

一个国家,也是非常如此。

中兴出事后,有人搬出了任正非先生早年布局系统、芯片开发的案例。

任先生是令人钦佩和尊重的企业家,也是重视重大创新的企业家。

任先生是令人钦佩和尊重的企业家,也是重视重大创新的企业家。

但即便是任先生,也对高房价忧虑在心。

他说,四个现代化最重要的是工业现代化。

“既然要发展大工业、引导大工业,就要算一算大工业需要的要素是什么,这个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中国的高房价,正在让中国的工业成本越来越高。一般的企业是用地地价高,租房房租高,即使被照顾,被优待,工业土地免费给,也还有个人力成本高。人力成本为什么高,买房房价高,租房房租高……

于是,不少企业辛辛苦苦一年,不如炒炒房……越来越多人炒房赚到钱,越来越多人跟过来炒房……

《人民日报》说,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人民却想问,如果奋斗再多也买不起房,我们该归哪里?

当年,王健林意气风发的在维多利亚港湾的一栋大楼前说,有生之年,我一定要有一栋这样的楼。如今,多少创业多年的人都会:

我站在这随便一栋楼就是几亿几十亿的街上,找不到,我奋斗的方向。

看涨房价的可不只是任志强一人。

以我家乡重庆为例,自从2017年开启房价上涨以来,原本在全国房价普涨中安静与安逸的城市渐渐因为房市而沸腾,最近更是几乎疯狂。一拨接一拨的人焦虑地找到我,“认识恒大的人吗,认识金科的人吗?能不能帮忙抢套房。”

而且,这些还要争先恐后买房的,都是已经有了好几套房子的人。

如果经济可以一直靠房地产,靠涨房价来拉升,如果房地产强就是国强,房地产富就是国富,全国房价轮番地涨,那就真是太好了。

但,显然,它是不能。

如果大家都把应该可以用到其他生活与生产的资金用来买房、炒房,甚至透支未来二十年、三十年的收入来买房、炒房……早晚有一天……

很多数据都表明,房地产已经是风险聚集之地。

麦肯锡2016年的债务研报《Debt and(not much)deleveraging》显示,中国有接近一半的债务都与房地产有关。经过此后的房价又一轮上涨,这个数字到今天恐怕只会更高。债务就是风险,一旦风险爆发,扛得住吗?

泡泡什么时候爆炸,在它不能再被吹大的时候。上面的数据则表明,一旦它爆,整个社会被风险笼罩。

吾夜观天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掐指一算,都强烈直觉:现在起,每一次再涨,都是在推着我们去靠近这个“笼罩”。

所以,衷心地祈祷:

请给任志强一次失败的机会!

让他失败一次,让他的预言不再成真。返回东营365淘房>>让房价等一等我们的创新,等一等我们的转型,也等一等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的收入水平……

365推荐

换一换

热门楼盘

热门专题

  • 多部位发文:商贷首付可2成

  • 别被忽悠了 教你看房如何选户型